bob体育数据-全球疫情“震中”拉丁美洲:8月是防疫关键,经济复苏先要防感染

bob体育数据-全球疫情“震中”拉丁美洲:8月是防疫关键,经济复苏先要防感染

东方网·纵相新闻记者 程靖

7月7日,巴西总统贾尔·博索纳罗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消息成为了全球头条新闻。23天后,博索纳罗的妻子米歇尔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也呈阳性——巴西总统夫妇双双感染。截至8月2日,至少有6名巴西政府高级官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。

(图说:7月27日,博索纳罗(右)与妻子出席活动,此时博索纳罗已确诊感染新冠病毒。图/AP)

据霍普金斯大学新冠疫情信息中心数据,截至北京时间8月3日11时,巴西累计确诊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超273万例,累计死亡超9万例,感染和死亡人数仅次于美国。

但巴西并不是拉美地区唯一一个被新冠病毒摧毁的国家。全球疫情最严重的10个国家中,除巴西外,还有墨西哥、秘鲁、智利和哥伦比亚,累计确诊病例均超过30万例。

(图说:截至3日,过去5天内单日平均新增病例数最多的10国中,拉美地区占5个:巴西、墨西哥、哥伦比亚、秘鲁、阿根廷。图表/JHU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)

世界疫情”震中”

泛美洲卫生组织(PAHO)主席马克斯·埃斯皮纳博士近期接受CNN采访时说,拉丁美洲”毫无疑问是新冠疫情影响最严峻的地区”。

“周三(29日),巴西报告新增超过4万例,哥伦比亚新增超1万例,墨西哥新增超7000例。未来几周至关重要,决定了我们是否能压平疫情曲线。”埃斯皮纳博士说。

上周五(31日),墨西哥成为全球因新冠疫情死亡人数第三多的国家。截至8月3日,墨西哥累计确诊感染病例超43.9万例,死亡超4.7万例。该国已有近600名医护人员在疫情中殉职。

8月1日,哥伦比亚卫生部通报了10673例新增,累计确诊病例超过30.6万例。一些感染率较低的城市已部分重新开放,但哥伦比亚总统杜克(Duque)宣布将全国隔离措施延长至8月30日。

阿根廷过去两周内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率从22.4%上升到了26.2%。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是该国疫情中心。上周五,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宣布,目前的隔离措施将至少延长到8月16日。

同日,费尔南德斯表示,疫情趋势令人担忧:”5月份,我们记录了365名新冠病毒感染导致的死亡病例;6月,死亡人数为700;接下来24天累计死亡人数达到了1500;再接下来的24天,累计死亡3000人。这意味着每24天,我国新冠死亡人数就会翻倍。”

秘鲁则将国家紧急状态再延长一个月。上周五,秘鲁住建和卫生部长罗萨达表示,该国至少四个地区的新增病例数又有增加,包括秘鲁旅游胜地马丘比丘所在的库斯科省,政府因此决定延长紧急状态。

埃斯皮纳博士指出,像智利这样早期抗疫非常成功的国家,现在也要加倍努力以遏制疫情传播。截至8月3日,智利累计确诊超35.9万例,总数位列全球第8,死亡超9600例。

疫情下的经济浩劫

“我们必须记住,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存在着巨大的不平等。大量人口在非正规经济行业工作,很难遵守社交隔离方针。社会、经济和公共卫生挑战使抗疫更加困难。遏制拉美疫情需要更多时间。”埃斯皮纳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说。

(图说:玻利维亚的医护人员在搬运新冠病亡者的棺木。图/Getty Images)

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经济委员会(UNECLAC)与世界卫生组织(WHO)联合发布的报告警告称,新冠疫情会给拉美地区带来”史无前例”的经济社会危机,如果不采取干预措施,可能会演变为食物、人道主义和政治危机。

报告称,保持社交距离等抗疫措施,会使拉美地区整体GDP下滑9%,失业率上升至14%。

而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6月的预测,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今年的经济萎缩规模将达到10%,超过全球任何其他地区,”疫情迅速蔓延意味着需要继续社交隔离,从而打压2020年下半年的经济活动。”

即使没有疫情,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的经济发展也长期停滞,存在社会不平等和贫困等诸多问题。2014-2019年间,该地区年均经济增长率仅为0.4%,为1950年来的最低水平。低水平的工作、薄弱的社会保障体系和不稳定的收入,或让数百万刚刚迈入中产阶级阵营的人群再次陷入贫困——这种社会现象被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叫做”危险循环”。

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经济委员会预计,今年该地区将有3000万人陷入贫困(每天收入不足5.5美元)。而世界银行预计的数字则高达5000万。

为遏制病毒传播而采取封锁措施,与保持开放、维持经济正常运转是每个遭遇疫情的国家都会遇到的两难选择。秘鲁选择了前者,巴西则选择了后者。如今,两国都在全球累计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十个国家之列。

(图说:7月20日,巴西马瑙斯一座墓地的航拍。图/AFP/Getty Images)

美洲开发银行(IDB)研究部的首席经济学家埃里克·帕拉多指出,该地区进出口贸易正在”迅速下降”。拉美地区的经济严重依赖从大豆到铜和石油的出口,而随着全球需求下降,出口收入也会下降——2020年第一季度,秘鲁的出口额(包括黄金、石油和鱼粉)下降了近15%。

而各国封锁导致的人员流动性减弱也严重损害了旅游业。旅游业是加勒比海地区和墨西哥的重要收入来源,但更重要的是,旅游业蓬勃发展带来的非正式经济(包括出租车司机、街头小贩等)的繁荣,而封城措施摧毁了占劳工总数近一半的非正式工人的收入来源。

帕拉多在接受CNN采访时说,拉丁美洲进入2020年时,就像”一架坏了一侧发动机的飞机”,”但现在另一边引擎也坏了,我们在为飞机和乘客们寻找安全迫降的地方。”

为防止经济衰退带来的社会动荡,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各国政府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以支持最弱势群体,并努力使企业维持生计。

(图说:7月23日,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,一名新冠疑似患者(轮椅上)正在寻求治疗。图/AFP/Getty Images)

在秘鲁,政府为900万最贫困人口发放了每人100美元的援助金;巴西扩大了家庭收入援助计划的受益者范围,并为企业提供约55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;智利政府允许人们提前支取养老金的10%,以渡过危机。但由于多国原本就紧缩财政,许多国家无法兑现政府支薪、医疗保健投入等开支。

7月下旬,美洲开发银行提供了1.3亿美元的贷款,将帮助玻利维亚的12,000家小型企业生存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向拉美地区提供了约55亿美元的贷款,并为智利、秘鲁和哥伦比亚提供了灵活的信贷额度。

用世界银行新任副行长卡洛斯·费利佩的话来说,拉丁美洲需要在新冠疫情后”更好地重建”,并”认真对待并激励创新、创业和竞争,以解决生产力低下的问题”。

但这一切,都要从平安渡过新冠疫情开始。